Lotus

【佐三】一个妄想

    1945年,日本战败。佐久间在美国间谍戈登的事件后,被武藤穿了小鞋,借故调去了前线。不过该说他命大吧,没有在战火中死亡,反倒活着回来了。

D机关的学员换了一批又一批,不断在国际上活跃着。据说甘利找了个小姑娘早早退休了,其他的几位诸如田崎、神永,则还在本国,过着平常人的生活。唯有三好,一直没有得到他的消息。
佐久间没有敢开口问结城中佐,虽然在战场上见惯了生死,也变得麻木起来,但或许出自私心,他并不想听见三好的死讯。

佐久间回想起自己被派任做中间人的时候,和三好的交集也算不得多。当时结城说三好对他的“佩服”,也多数是掺着怜悯和嘲讽的,至少他一直是这样认为。

但在他即将上前线的时候,却收到了三好的一封来信,里面没有一句话,却包着一颗纽扣。佐久间不知道三好想表达什么,却也不知道为什么,视若珍宝地一直保存到现在,上战场时,他就将这颗纽扣放在军服胸口的袋子里,这么长的时间到处颠簸,也亏的他没有弄丢了这小玩意。

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远望着越来越远的海岸线,夕阳下将太平洋的海水照耀地泛着金光。此去他要别去祖国,去国外,随便什么地方都好。

最终,佐久间选择在阿美力卡西部落基山附近旅游散心。

落基山不得不说是一处好风景,气候也算得上怡人。佐久间在那里逗留了近一个月也没有离去的意思,甚至有种想要定居于此的念头。但确定下来,却是一周以前。因为佐久间遇到了一个面容姣好的青年,他自称姓铃木,时常带着温和的微笑,说话带着美国地域特殊的口音,在距离落基山的不远的小镇里卖花草和鹦鹉,铃木说他本住在纽约的郊区,后来才搬迁过来的。

   佐久间很享受和铃木在一起的时光,可以让他暂时忘记之前在本国算不得怎么美好的回忆。他不自禁地摩挲着手中的纽扣,仔细考虑着定居的事情。

佐久间消失了一段时间四处奔走忙各种手续,在第八次从大使馆出来,佐久间总算拿到了绿卡。

隔天,他有些风尘仆仆地敲响了铃木家的门,对着开门的主人露出了有些羞赧的笑。铃木侧身让了他进来,随口说道:“前些天看你不在,还以为你回国了呢?”

不料佐久间却是一副很认真的样子:“不,可能不会再回去了。”

铃木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说,不由得挑了一下眉,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就被佐久间打断了。

“铃木,我有东西想给你。”佐久间垂头在口袋里翻出一个小东西,握在手中,“把手伸出来。”

铃木不明就里,但还是乖巧地伸出手来,就被佐久间握住,手心里硌着一颗带着佐久间体温的纽扣。佐久间仿佛有些害羞一般地别开了脸,低声说:“我前段时间取得了居住权,如果可以的话,请和我一起生活吧,三好。”

他深吸了一口气,又转回头坚定地看向铃木,没有听见预料中的否定,而是看见了他似笑非笑的脸。直到佐久间的手都有些僵硬了,三好才换回他原来的声线:“多年不见,佐久间先生长进不少。”

三好把手抽了出来,随意地把纽扣塞回了裤子口袋,就自顾自地往大门走。佐久间还僵在原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好,就这样看着他打开房门。

“看来这个假面不需要继续用了呢。”三好乔装后的脸颊在日光的照射下让佐久间以为自己身在梦里,“要和我一起去加利福尼亚吗,佐久间先生?我在那里购置了一套房产。”

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自己的腿肉永远是不好吃的。bug太多,希望指出_(:з」∠)_

评论(15)

热度(44)